趣讀小說 > 護花高手在都市 > 第2900章 看明白了嗎,學會了嗎
  問天道人身後凝聚的佛像忽然直接消散。

  “這牛鼻子老道想幹什麽發?”

  姬清影隱隱感知到了周遭的一切忽然都陷入了詭異的壓抑之中,如同狂風暴雨來臨前的那種沉悶。

  月清雅同樣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

  而且這種感覺,還不是出於修仙者的敏銳,而是生為動物的一種天然的本能。

  如此一來,就非常可怕了。

  說明,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是一種完全超脫了一般修仙者所能控製的恐懼。

  雲清、安可可還有薩瑪公主已經是臉色煞白了,雖然她們不知道要發生什麽,但是同樣感知到了危險。

  夏天當然也感覺到了這股子不對勁的氣息,不過他的拳頭已經在路上,那是不可能收回來的。

  隻是他的拳頭越快,那股子氣息也就越強烈。

  等他的拳頭快轟中問天道人的時候,那股子氣息也瞬間達到了頂點。

  有那麽一瞬間,夏天竟然生出了一絲預感,如果他這一拳打中了,那他自己極有可能會死。

  即便如此,他的拳頭仍舊沒有半點遲疑。

  半空中,彤雲如怒。

  一尊佛像悄然凝結,隨即左掌微微一動,如同天雷降世,對著雲端之下的夏天轟了過去。

  這一掌速度極快,比夏天的拳頭都要快上許多。

  明明是後發,卻先至了。

  就在夏天的拳頭快要打到問天道人的時候,轟個正中。

  “嘭!”

  閃耀著金光的佛掌,直接把夏天連帶著大半個演武場都轟沒了。

  原地隻餘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坑,以及仍舊傲然站在原地的問天道。

  “老公?”

  雲清嚇了一跳,下意識就要飛過去查看情況,瞬間被姬清影給攔住了。

  “你們兩個也別動!”姬清影同時瞪了安可可和薩瑪公主一眼。

  月清雅淡淡地說道:“這是他的戰鬥,我們不要幹涉。你們也放心,夏天輕易不會事的。”

  果然,夏天很快就從那個坑洞中閃了出來,飛到了問天道人的跟前。

  “老牛鼻子,你果然有點料。”

  夏天不由得興奮了起來,衝問天道人嘻嘻一笑:“這麽多年來,能打得中我的人沒幾個,你算半個。”

  “怎麽才半個?”

  問天道人麵上寵辱不驚,隨口說道:“老夫這一記佛劫降世,可是正正好好地擊中了你。”

  “你這一掌不夠正宗,剛才要打中我可沒那麽容易。”夏天一副漫不經心的表情,懶洋洋地說道:“隻不過我想試試這一掌究竟有多大的威力才沒有躲開。”

  問天道人嗬嗬輕笑道:“你在修仙以及戰鬥這一塊,確實是天賦異稟,不過光靠天賦仍舊不夠。”

  說著,自己就跟著解釋了起來:“我這千千佛劫掌,隻是學了那個的一點皮毛。如果能發揮七成,甚至八成的功力,估計這大半個仙雲大陸都未必頂得住。”

  “吹牛不犯法。”夏天撇了撇嘴:“隨便你怎麽說都行。”

  問天道人嗬嗬輕笑:“你剛才已經試過威力了,這還是貧道隻用了五成功力,你應該知道貧道所言非虛。”

  “剛才隻是熱個身而已,我也隻是用了四成實力而已。”

  夏天確實也沒有用出全力,這會才起了點興致,笑嘻嘻地說道:“老牛鼻子,你的身子骨最好真的還算硬朗,不然接下來可能要散架了。”

  問天道人也毫不示弱,輕聲說道:“夏道友,你未必近得了貧道的身,更別說動手了。”

  “噗!”

  話還沒說完,夏天的拳頭就轟中了他的腰部。

  不過,卻被一層金色的氣障給擋住了。

  “這又是什麽花樣?”夏天撇了撇嘴,有些不爽。

  問天道人輕笑道:“金剛降魔氣障,佛門的頂級護身功法,也是那一位的絕技。”

  “噗噗噗……”

  又打了幾拳,問天道人也不躲閃,隻用這層氣障來防禦。

  這層氣障可把夏天給惡心壞了,倒不是他打不破,而是打破了也沒用。

  夏天想要的那種打擊感被破壞了。

  他喜歡的是拳拳到肉,直接轟中敵人的那種暢快感。

  這層氣障偏偏削弱的就是他的這種感受,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樣,最多也隻是發出無聊的悶響。

  更不用說,這些氣障其實是有極為細密的一粒粒金色的氣體珠子匯聚而成。

  會一點點將他的勁氣消解、分化、轉移……

  經過幾個周天之後,又重新返還給他。

  “我就不信破了你這層鬼東西!”

  夏天指間取出一枚銀針,運起冰火劫力便刺了過去。

  問天道人看到夏天用針,瞳孔微微一凝,隨即手中的訣印就鬆了開來,袖袍一卷,化出一個半圓,將夏天的冰火劫力給帶到了一邊。

  “老牛鼻子,你上當了!”

  夏天嘻嘻一笑,接著另一隻拳頭就轟在了問天道人的臉上。

  問天道人倒也並不慌張,身形立時散作一團金光。

  “你又上當了!”夏天笑容不減,左手指間的銀針,直接使出了一式針外針,將問天道人散作的金芒給圈了起來。

  問天道人這時候才微微變了臉色,可惜已經有些遲了。

  “嘭!”

  臉上挨了一拳。

  問天道人立時倒飛出去。

  夏天直接跟了上去,一雙拳頭雨點般地打在了問天道人的身上。

  “還來?”

  問天道人身體在空中一滯,身體外麵泛起了層層青藍色的光芒。

  “花裏胡哨!”

  夏天一臉不屑,拳頭照常轟了過去。

  “咻!”

  問天道人有些撐不住,倏地飛出了高天之上,淡淡地說道:“好了,到此為止了。”

  “這才剛開始啊。”夏天有些意猶未盡,因為他明顯感覺到問天道人沒有全力以赴,“老牛鼻子,既然要打,當然要打得盡興,你怎麽這麽婆婆媽媽的。”

  問天道人淡淡地說道:“貧道本來就不是來跟你打架的。”

  夏天撇了撇嘴:“老牛鼻子,你是不是記性不好,剛才要打架的人不就是你嘛。”

  “貧道隻是向你展示一些東西而已。”

  問天道人一臉嚴肅地說道:“剛才貧道使用的招式,你看到了嗎,學會了嗎?”

  “喂,老牛鼻子,你這樣遮遮掩掩的有什麽意思?”夏天不爽地說道:“有什麽話就直說,有什麽事直接做,我最討厭別人繞圈子。”

  “世界多點圈圈繞繞,才會如此多姿多彩。”

  問天道人高立雲端,此時顯然已經去意已顯:“好了,就此作別。三個月後,蟠桃仙會再見。”

  說完,直接騰空離去。

  他的前方浮現出來一圈法陣的光芒,身體衝入陣法,隨即消失不見。

  光芒也瞬即消散得一幹二淨。

  “他就這麽走了?”雲清隻覺得滿頭霧水,“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安可可道:“有點莫明其妙。”

  “他應該就是來指點夏天的。”月清雅淡淡地說道:“他剛才用的招式,極有可能來自於我們未來要麵對的那個敵人。”

  姬清影倒是十分不爽:“這老牛鼻子行事扭捏,說話也隻說一半,未必是什麽好人。說不定隻是挑拔我們去跟那個人鬥,他自己好坐收漁翁之利。”

  “不管他是什麽目的,至少目前為止,並沒有敵意。”

  月清雅心胸向來寬大,不會在意這些事情,隨即又道:“剛才那個道士的結印,你們看清楚了嗎?”

  安可可有些迷茫:“他不是讓老公記住嗎?”

  “你覺得他會去記嗎?”姬清影笑著反問道。

  雲清臉上露出啞然失笑的表情,夏天什麽德性她們太清楚了,他才懶得在這種事情上花時間呢。

  “這倒也是。”安可可尷尬地笑了笑,不過隨即說道:“我剛就光顧著擔心老公了,沒記住多少。”

  月清影淡淡地說道:“無妨,我差不多記住了。呆會兒,我們再相互應證一下,差不多就能還原大部分了。”

  “神仙姐姐老婆,其實不用記。”夏天懶洋洋地飛了回來,淡淡地說道:“那老牛鼻子用的功法也沒什麽特別的,我要是想破解的話,隨時可以。”

  “你可以,但是不代表我們也可以。”姬清影衝夏天道:“遲早要與那人為敵,那我們肯定需要提前做些準備的。”

  月清雅也點頭道:“問天道人既然特意過來向我們展示這門功法,那就說明有其獨到之處,提前研究一番,不是壞事。”

  “不過,在這之前,其實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月清雅都這麽說了,夏天自然不會再說什麽,不過他忽然想到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一本正經地說道。

  “什麽事?”薩瑪公主一臉疑惑。

  “當然是雙修啦。”夏天上前就把率先發問的薩瑪公主給橫抱了起來,笑嘻嘻地說道:“我已經有了凝煉劫力的辦法,正好可以傳給你們。”

  姬清影不無鄙夷地說道:“你那是傳功法嗎?你分明就是想……呸!”

  後麵的話,身為女皇的話說不出口,隻能啐罵一聲。

  “對,我就是想。”夏天直接點頭,扭頭衝姬清影道:“女皇老婆,難道你不想嗎?”

  姬清影是個傲氣的人,直接抓住了夏天的脖頸:“來,看看誰先求饒!”

  很快,一行人就都回了神仙島。

  接下來的時間,夏天專心致致地給老婆們傳功,教她們如何凝煉劫力。

  不得不說,夏天雖然不是一個合格的老師,但是他勝在勤勤懇懇,盡心盡力,反反覆覆、全方位地進行教學,直到每一個老婆都學會了,學懂了為止。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