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讀小說 > 迷霧紀元 > 第1325章 狀元石:該不會就我最沒用吧
  言靈的知識密卷本身並不是連篇累牘的大部頭,比鳳鳴世界線本科生畢業論文也長不到哪裏去。但知識的價值,不在於遣詞的多寡。一萬兩千字的內容必是出自言辭學大家之手,辭淺白而意深遠。

  五又四分之三個石鐵心仔細研讀,大受啟發,又深深感歎。主世界線當真是英才輩出,連這種巧妙的能力都研究的出來。新筆趣閣

  正常二重天修行者,沒辦法做到遠程施術。

  數學完全不外顯,生物學需要觸摸才能起作用,化學撐天了放把火、吐口酸、扔個炸比球,物理學念動力的作用範圍稍微廣一點,但大多數也就是身周十幾米,能念動百米已經是天驕中的天驕。

  唯有一係能力,作用距離超遠,就是言辭學係。

  石大名捕的秩序法條能夠隔著兩千米打擊邪穢,正是因為他將言辭學係的特質融入到了秩序法條的核心機製裏。

  而言靈,作為言辭學係技能樹的桂冠明珠,更將這一特性發揚光大。

  言靈是修行者呼出的一種“靈”,有些類似散裝文學的出竅元嬰、第二元神、或者身外化身。最大優勢,就是讓二重天念氣修行者提前擁有了隔空施法、遠程探知、施展心術的手段。

  高度凝聚的言靈,就是修行者的法力釋放終端。修行者自身具備的一切心術能力,除了不能套娃放言靈以外,其他的都可以借由言靈施展。

  這一點看似沒什麽,實則非常厲害,因為它可以惠及其他一切心術。

  原本隻能近身施展的心術,可以遠程施展了。原本擔心炸死自己的心術,現在完全不怕了。什麽火焰、強酸、輻射,統統都不是問題,起手就可以對著敵人照臉糊。

  同時,作為言辭學心術的凝聚,言靈也天然具備高隱匿性。沒有相當的心術造詣,連看都看不見。反過來說,言靈也天然具備強大的反隱能力,身負言靈者必然能看到其他言靈。

  所以兩個都練言靈的修行者見麵,各自呼出言靈,然後展開大戰的話——路人是完全看不懂的。

  在路人眼中,兩個沙雕你說句狠話,我目露寒光,氛圍很緊張,氣勢很膨脹,但就是不動手。而是站在原地各擺姿勢、隔空比劃,如同小學生互相放著“天馬流星拳”、“龜派氣功”一樣,簡直丟人到爆。

  高手也是要麵子的,所以為了避免這種情況,言靈修士想到了兩種辦法。

  一種就是給言靈掛自動檔,言靈打我也打,我和言靈像哥倆。看起來亂拳起飛,梨花暴雨,很是熱血。

  另一種就是給言靈掛手動檔,隱藏本體,心神寄托,遠程托管。麵都不露,自然高深莫測,讓人敬畏。

  至於兩種之外,還有第三種。就是既不露麵,也不管事,掛上自動檔全憑言靈自身應變對敵,這就是虐菜模式了。

  鹿鳴第一賢管重,當初隔著三重門就把石某人、沈騷夜、虎子一並打發了,就是開的虐菜模式。

  何況言靈是純靈之身,天然自帶99%物理免傷,更顯法爺高貴氣質。

  隻見其靈,未見其人。自爆糊臉,鬼沒神出。這種神秘,這種飄逸,這種超然,才是法爺的風範,才是老陰逼的追求啊。

  當然了,言靈也不是沒缺點。

  第一大缺點,續航問題。言靈的念氣總量完全是呼出那一刻決定的,不能自然恢複。念氣用完了,要麽修行者充能,要麽消散,不可能無限續航。

  第二大缺點,散佚問題。純念氣組成的言靈,就像是淡水中的一塊冰糖,每時每刻都會散失能量。用力過大,甚至會自行崩散。這是念氣的先天弱點,不到法域天成根本無法解決。

  第三大缺點,打折問題。相比於修行者親身施展,以言靈為媒介施展的心術普遍存在打折問題,有些打折不大,有些折扣誇張,所以某些言靈根本就是樣子貨。

  第四大缺點,操控距離問題。理論上言靈能遠距離操作,但距離越遠難度越高、心神損耗越大,這也是修行者費心費力培養言靈智能的根本原因。

  說到底,這隻是個二重天心術,不是仙術,自然不可能麵麵俱到、完美無缺。

  所以,到底能不能用處法爺的飄逸,還要具體言靈具體分析。給言靈畫個六維圖,就是力量、速度、維持、精密、離體距離、智能水平。

  言靈到底是大聰明還是大機靈,是大炮台還是大漏勺,是增幅器還是折上折,是長久存續還是風吹即散,都在這六維中。

  天王老子麵板人人想要,至於到底能不能成天王老子,就看修行者自己了。

  於是石鐵心們開始全心攻關。

  研修之中,眾人均感覺學習難度很高。

  這畢竟是言辭學係的最強、最逆天能力,哪怕不提之前一切言辭學積累,單單隻說這個技能本身,就不好練。

  正常來講,連前置技能加各項擴展DLC,需要數年的深入研究才能融會貫通。如果想花錢氪金換時間,氪的天賜金光也不是普通天才能夠負擔得起。

  就算是石某人,連修行加攢金光,就算是所有人一起開動腦筋,也需要接近一個月才能圓滿。

  但是。

  時代,不同了。

  正應了石大名捕那句話,牛逼了,真的牛逼了。

  有暗淵線的數據海洋為後盾,小零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把相關學識消化吸收。元術的全靈算法被小零升級為全性算法,把一切需求都改頭換麵,無聲無息的化入看似普通的生活中。

  虛擬世界裏的一億多人全都是小零的礦機,這些人工作、生活、創作、奮鬥、抗爭,每一點靈性的迸發,都將加快石鐵心領悟心術的速度。

  十分三十三秒,言靈第一層,精深99。

  “臥槽,這麽快嗎?”石大名捕被嚇了一跳,隨即大喜:“快快,趕緊氪金!咦,不對,沒金光了。那,老幺,靠你了,搞快點!”

  狀元石暴躁回擊:“催催催,催死人啊!一天到晚就知道要金光,要金光,除了要金光你還會什麽?”

  石大名捕聞言頓時樂了:“你這口吻怎麽跟‘接到敗家子電話的老爸’似的。別鬧了啊,哥幾個正式騰飛就在眼前,現在就差你這一口啊,給點力吧老幺。”

  狀元書咕咕噥噥:“金光是大風刮來的嗎?刷金光很麻煩的好不好!就算是手到擒來的比賽,我也得飛過去、參加、才能贏啊。”

  就在這時,一個陰沉的聲音插嘴道:“不用。”

  正是暗淵。

  狀元石一愣:“什麽不用?”

  “刷金光,不用這麽麻煩。”暗淵打了個響指:“接著。”

  唰唰唰,大筆大筆的金光就這麽充值了過來,視界係統裏的票子快速累計,金燦燦的光芒照出了許多老農豐收一般的驚喜笑容。

  鐵柱驚訝問道:“哪來的這麽多金光?”

  暗淵沉聲道:“我這裏的一億兩千多萬人,在上次元術停服的時候,有近一億人還在套皮網遊裏。他們以為隻是遇到了普通的服務器問題,稍微折騰了幾天之後,又陸續上網回歸遊戲。”

  “這一億人是全球人類僅存的精華,他們現在依然繼續著全民網遊的熱潮,每天都有各種比賽打。我隻要上上線、動動手,不需要任何內幕操作就能獲勝,天賜金光的產出量很大。”

  “平均一下,大概每周一萬點吧。”

  “每周一萬點?!”這一次,就連鐵柱哥都忍不住臥槽了。

  狀元石聞言大喜,如果說自己是刀耕火種,那麽暗淵就是機械化種植園。兩邊一比,自己這點產出可以忽略不計。科技提升代來產業革命,這句話真是一點都不假,自己總算不用拚死拚活的刷金光了。

  但大喜之後,又是一愣。

  開掛有本尊,扛傷害有鐵柱,賺靈性有名捕,暗淵那邊就不用說了,加速學習、刷取金光,全能。

  這麽一比,隻有自己最沒用。

  哦,對了,還有黑尊,黑尊也一樣沒用!

  總算是有一個陪著我的,啊哈哈哈哈!

  說話的當口,已經氪金完畢,言靈學第一層完美。然後小零繼續運轉,繼續精進,並且非常牛逼的專門為言靈學編寫了學習程序,並不斷更新該程序的算法。

  當初有多少劍仙破解無極劫,現在就有多少人研究言靈學。

  前前後後不過三個小時,言靈學的本體和諸多DLC就這麽全部修成,就連天賜金光的總使用量也比預估的更少,這就是全性算法的威力。

  “我來試一下。”石大名捕凝神內觀,已經感受到那若存若無的靈。

  那是一個虛無的人形輪廓,內裏沒有任何填充。

  說一千道一萬,言靈強於不強,就看與修行者合不合拍。其他修行者都需要仔細甄別往輪廓中填充的內容,但石鐵心不需要。

  因為不論怎麽描畫,真正能與自己完全合拍的,果然隻有——自己啊!

  “出!”

  石大名捕張口一呼,一團念氣精粹脫體而出。同時,世界線星圖驟然一亮,一道異彩好似飛星從別的世界線閃爍般穿越而來,與石某人穿越世界線時非常相似。

  那道異彩落入念氣精粹之中,精粹飛騰變化,脫體化形,展現出完整的形象,赫然是個人。

  這人高大挺拔,皮衣皮褲,麵戴一副墨鏡,表情冷肅嚴峻,一身久居高位、生殺在握的強大氣場,赫然是黑尊。

  以言靈之身為軀體,以四大通道為媒介,黑尊赫然突破世界線的阻隔,顯化在了其他的世界線中!

  當然,四大通道如果沒開全,就不能這樣操作了。

  笑聲戛然而止,狀元石的目光忽然犀利起來:該不會,就我最沒用吧?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