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讀小說 > 格蘭自然科學院 > 第一千零九十章 生物進化的盡頭(中)
  扭曲的魔眼,在宇宙虛空不斷的膨脹,幽暗的瞳孔仿佛痛苦的深淵,直視著熵。

  宛如恒河漩渦的熵,自然是注意到修羅道的反抗,也清晰洞察了對方的意圖。

  封印隻是幌子,他的目的是逃離。

  對於星幕世界的各種各樣封印術,熵並不陌生。

  早在遠古戰爭時期,星幕世界三塊大陸的強者們,麵對著這個已經遠遠超出認知的超級生物,最先想到的方式就是封印,而恰巧超體文明的進化史中,根本就沒有出現過類似的手段,因此戰爭最開始時確實有不少超體人都被星幕世界生物以這種方式擊敗了。

  作為超體人的最高統治者,熵當然也成為了星幕世界眾多強者們爭先封印的對象。

  而它也的確在入侵過程中,被先後多次封印。

  但讓星幕世界生物們所絕望的是,熵雖然沒有演化出星幕世界的各種各樣抗封印能力,卻擁有著足以讓星幕世界生物們絕望的絕對質量,換而言之一般的封印術容積,甚至還不及熵的體積,這又如何可能封印成功?

  直至最後,經曆了漫長的遠古戰爭後,曼陀沙華種子針對超體人沒有身體軀殼保護的特點,所創造的封印術,才終於對超體人形成滅頂之災,即使是熵也沒有逃過大劫。

  此時此刻。

  熵的思緒從遠古到現在,麵對這個看起來既熟悉又陌生的封印術,似乎有些疑惑。

  如果它沒有記錯的話,這個封印術的成分當中,似乎有遠古戰爭時期,某位高等超體人所嚐試開發封印術的一些成分,可惜它後來被曼陀沙華種子封印後,最終被封印本身侵蝕殆盡,沒能再活著出來。

  而這個封印術當中,似乎就有這位超體人的一部分研究成果。

  熵之所以能夠判斷出來,是因為這顆扭曲的魔眼瞳孔,其中成分組織,乃是那位超體人以自己保存的軀殼為原料,通過重重特殊手段加工萃取後獲得。

  根據資料,這種材料在混合了這個土著世界一種名為黑暗精華的材料後,會具有極不可思議效力,甚至要遠比這個世界土著生物們一般的封印術更加強大,隻是不知道此刻為何會出現在了這個生物手中。

  可怕的引力,開始讓熵逐漸扭曲起來。

  似乎要像吸麵條一樣,被一點一點吸入到這個黑暗的瞳孔當中。

  但此刻正在施展封印術的修羅道,臉色卻極其的難看。

  一方麵是此時此刻封印過程中所遭受到的強大阻力,已經讓他感覺相當吃力,另一方麵則是他和雷洛的時空鏈接,原本是他的逃命手段,此時此刻卻反而將另一頭時空的雷洛生生拽了過來!

  這無疑證明作為受術者的熵,甚至還分出了相當大精力防止他逃走,打斷了他的計劃。

  修羅道本想要拚著封印反噬的危險逃生,此刻計劃卻是完全落空了。

  “快結束封印!”

  雷洛的身體由虛變實,已經無可逆轉的被熵從時空另一頭拖拽過來,他原本想要配合修羅道,以自身的星源聖山封印術加固,卻在過來以後發現了事情的不對,趕忙製止了修羅道繼續實戰封印術。

  修羅道似乎也有這個打算,沒有絲毫猶豫,當即結束了封印。

  “哼……”

  中斷封印術雖然也會遭受一些反噬,但總比封印失敗後強烈反噬輕得多。

  修羅道一聲悶哼,幾乎快要因為痛苦蜷縮,卻隨著身後溫暖的手掌搭在巨蛋上,隨著一股溫和的治愈之力輸入,暫時得到緩解。

  “咦?”

  他驚奇的看向雷洛。

  此刻雷洛身體周圍,竟然散發著溫和的光芒,像極了曾經的光明造物主,隻是相較於光明造物主通過信仰收集的斑駁法則之力,雷洛身上的治愈能力,無疑更加精純。

  “在這裏戰鬥,我們沒有任何機會。”

  雷洛的話很簡短,修羅道卻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此地乃是星幕世界的邊緣,兩人……哦不,應該說三人已經被重重超體文明的艦隊包圍,若是在此實戰大型封印術的話,那麽原地僵持不動的施術者,無疑將成為這數以百計戰艦的活靶子,就是雷洛恐怕也難以在超體文明層出不窮打擊下支持過一時半刻。

  “我知道!”

  修羅道陰沉道:“隻是我已經答應了她,為她堅持一個沙漏時間,但沒想到這個家夥比你之前描述的還要可怕,這很可能還是曆經漫長封印後對方已經虛弱許多的情況,真難以想象遠古時期這個家夥的強度已經達到怎樣程度!”

  雷洛環顧四周,看向眾多的超體戰艦後,理智告訴讓他這根本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這些超體戰艦之所以沒有立刻加入戰鬥,一方麵是熵的絕對實力碾壓,另一方麵恐怕就是超體文明的高高在上,會在盡可能記錄那些即將滅絕的強大生物和文明的信息,就像學術界滅絕那些低等文明前的所作所為一樣。

  “你有什麽計劃?”

  雷洛看向西西裏,實在不明白為什麽已經到了這種時候,還要來以身犯險送死。

  西西裏緊咬嘴唇道:“我不能說。”

  雷洛微微皺眉後,若有所思道:“和阿爾法文明一夜間灰飛煙滅有關嗎?”

  “嗯。”

  雷洛清楚知道,一旦涉及到六級以上的生物,或者說某些更深層的法則,沾染到它們本身就將是一種代價,這對於已經獲得無根之源的他而言,已經不是什麽秘密,有些東西即使是對於他而言,也是相當危險。

  一邊是想要活著離開都困難,另一邊卻還要為西西裏拖延時間,這無疑是雷洛有生以來最艱巨困難的任務。

  “你先在這裏恢複,我試試看,我們二人聯手的話,隻要這些戰艦沒有圍攻的打算,那麽拖延一些時間應該並不算困難。”

  雷洛說出鼓勵話語後,當即發動了太陽之眼召喚術。

  “你們的世界早已千瘡百孔,僅僅一塊大陸,能夠滋養出三個生物進化史巔峰生物,已經是它的極限,現在已經滅掉一個,再把你們兩個殺死,這場戰爭就算結束了。”

  熵似乎在觀察著雷洛,即使是雷洛發動了太陽之眼召喚術,也沒有任何變化。

  而雷洛的既然目的是拖延時間,對方願意溝通,他當然不介意趁此機會拖延片刻。

  “我們的世界確實已經千瘡百孔,但你們獲得了最終的勝利,世界也並不會因此就獲得永恒的生機,就算將所有法則元氣都汲取過去,也隻是暫時讓你們脫離了困境,死亡的星體就像生物一樣,你們隻是那它變成了僵屍。”

  如果是曾經,被敵人這般說,熵一定很生氣。

  它會憤怒,會嫉妒。

  因為這些生活在優渥環境中的生物們,根本不會理解超體人所經曆的苦難,超體文明如此優秀,為什麽不把更好的生存資源讓給超體人,而是給這些原始愚昧的生物白白浪費?

  但是現在,熵卻隻是輕淡道:“這又有什麽關係,我們會去尋找下一個世界。”

  “於你們而言,為了自己的延續,毀滅一個世界,就如此輕描淡寫嗎?不斷毀滅一個又一個世界,不是在毀滅其他文明,就是在自我毀滅的路上,這難道就是你們文明的使命嗎?”

  雷洛有些憤怒了,這可是一個世界啊。

  為了自身的延續,把另一個世界的法則元氣漸漸抽幹,讓上麵的土著就此滅絕,徹底中斷進化史,實在是太殘酷了。

  “你們這些血肉之軀,需要不停的進食才能生存,當你吃掉那些弱者的時候,有沒有為它們著想過?”

  熵的反諷,讓雷洛一時語塞。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