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讀小說 > 我和大明星閃婚的日子 > 第827章 空手套白狼?
  江源月放下電話,直接來到主任的辦公室。

  關於臨時添加節目的事,雖然她已經在口頭上答應了學弟,可還是要和主任商量一下,畢竟主任才是中秋晚會的總導演,而且臨時增加節目也會打亂之前的節目安排。

  說實話,這也就是學弟,在去年的春節晚上幫了她那麽大的忙,換做其他人,說什麽她都不會答應的。

  “當當當!”

  “請進。”

  江源月推門走進主任辦公室。

  “主任,還在忙中秋晚會的事呢?”江源月來到主任的麵前,隻見桌上擺放著中秋晚會的節目單,有的節目被劃掉了,有的節目後麵畫上了問號。

  顯然,對於最終的節目安排,現在仍然沒有確定下來。

  在這件事情上,中秋晚會和春節晚會是一樣的,不到最後一次彩排,誰上誰下都是一個未知數。

  “嗯,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有幾位演員已經不適合參加咱們台的中秋晚會了,所以我準備從替補的人當中再邀請幾位。”陳亞聽見後說道,接著還歎了一口氣。

  老話說的好:計劃沒有變化快。

  本來邀請的藝人都已經確定了,結果偏偏有藝人在這個節骨眼兒出事,前天有個被朝陽群眾舉報抓起來了,昨天又有一個被曝出軌的,像這些劣跡藝人,肯定不被允許登上華夏電視台的各種晚會。

  其實每次導演大型活動的時候,他都有這方麵的擔心,就怕邀請的藝人出事,打亂節目組的計劃。

  “對了,你有什麽事嗎?”陳亞看向江源月問道。

  “主任,我這裏有一個情況,是關於徐傑的,就是去年春晚晚會寫出三個小品的那個徐傑。”江源月生怕主任忘記學弟是誰,所以刻意強調了一下。

  “哦,我知道,他怎麽了?是不是也想加入今年的春節晚會?”陳亞笑著問道,如果是這樣,對他這個總導演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消息。

  最近這幾年的春節晚會,語言類節目已經成為他的一塊心病,而去年那個年輕人的表現,給他帶來了不少的驚喜,並且還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那倒不是,不過,能不能在中秋晚會上給他的妻子蘇芸安排一個節目?”江源月問道。

  “可以呀,當然可以,像蘇芸這樣有實力有流量有口碑的藝人,能來當然好嘍,這是小徐主動提出的?”陳亞滿臉驚喜。

  像蘇芸這樣的明星,他不是不想邀請,而是知道對方太忙,擔心沒有檔期,所以壓根兒就沒有發出邀請,畢竟華夏電視台的晚會,根本給不了多少勞務費,甚至都不夠明星坐飛機住酒店的。

  因此,能有蘇芸這種級別的明星主動要求上晚會,他作為總導演高興還來不及呢。

  “嗯,是他提出來的。”江源月說道。

  “不錯不錯。”陳亞滿意的點點頭,心中對那個年輕人好感倍增,可是想了想又覺得不對勁兒,如果蘇芸有想上中秋晚會的想法,為什麽要讓徐傑聯係節目組呢?為什麽不自己和節目組聯係呢?陳亞抬頭看向江源月問道:“他還有什麽要求嗎?”

  江源月一聽,心想:不愧是主任,一下子就猜到了。

  “主任,是這樣的,他有一部電影要在中秋國慶檔上映,想在咱們華夏電視台打廣告,因此找到了我,可是他又不準備掏廣告費,所以我才想給他的妻子在中秋晚會上安排一個節目,間接為電影做宣傳,也算是還他當初為春節晚會出小品的人情吧。”江源月把事情的原委簡單的說了一下。

  “哦!”

  陳亞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主任,你要是同意,我這就給徐傑回信,然後把彩排和正式演出的時間表發給他。”江源月說道。

  “好,你去回複他吧,對了,順帶問問他今年是否有參加春節晚會的意願。”陳亞說道。

  江源月聽見後,想起了學弟的話,不由在心中苦笑,不過嘴上卻說:“好的主任,我會問的。”

  說完便走了出去。

  江源月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掏出手機給學弟打了過去,等電話一通,立刻說道:“學弟,我剛才已經跟陳主任溝通過了,他同意在中秋晚會上為蘇芸加節目,我等一下把這幾天的晚會安排發給你,對了,你想讓蘇芸表演什麽節目?”

  “學姐,我準備讓我老婆在中秋晚會上演唱一首新歌,不過你得在節目單上加一句話。”徐傑提出了一點要求。

  “什麽?”江源月好奇的問道。

  “電影《超時空戀人》主題曲。”徐傑說道。

  在學姐提出可以邀請蘇芸參加中秋晚會的時候,他就已經想好演出內容了。

  不僅歌是《超時空戀人》的歌,甚至就連演出造型,都準備用電影中的造型。

  正好電影中也有一個中秋節的片段,而且為了那場戲,他還專門為蘇芸量身定製的一套服裝,此時不用等待何時?

  “啊?”

  江源月一愣,她沒想到學弟竟然會以這種方式對電影進行宣傳,不過這也很正常,許多在晚會中出現的經典歌曲,不都是影視劇的主題曲嗎?在晚會直播的時候,都會在字幕中顯示出來。

  “沒問題,學弟。”江源月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我還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主持人在介紹我老婆出場演唱的歌曲時,也要加上這句話。”徐傑又說道。

  江源月一聽,秀眉不禁微微皺起,口中問道:“學弟,你是在試探我嗎?是不是隻要我答應你一個要求,你就會提出第二個要求?如果我答應你這第二個要求,你是不是還有第三個要求在等著我?”

  “哈哈,學姐,瞧你這話說的,我是那種人嗎?我一共就這兩個要求,真的。”徐傑笑著說道。

  其實他確實還有第三個要求,不過既然學姐已經猜出來了,他也就不說了,要不然不就變成得寸進尺了嗎?

  “學弟,這個要求恐怕有些難啊。”江源月為難的說道。

  “這有什麽難的?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嗎?怎麽,主持人播廣告的時候不嫌麻煩,介紹節目的時候反而嫌麻煩?難道三個春晚小品還換不來一句介紹?”徐傑向學姐發出直擊靈魂伸出的質問。

  都是電視工作者,誰不了解誰呀?

  跟他裝什麽清高?

  有本事麵對讚助商的要求也說難,有本事不讓主持人口播廣告,有本事把嘉賓桌上的飲料全部撤下。

  難?

  中秋晚會又不像春節晚會那樣需要接受審查組的審查,這不就是導演一句話的事嗎?

  他雖然沒有導演過華夏電視台的中秋晚會,但是導演過京城電視台的新年晚會,能不知道這其中的道道嗎?

  江源月聽到學弟咄咄逼人的話語,頓時無奈了。

  她隻是說難而已,又沒說不行,至於這麽硬懟嗎?

  “我爭取吧。”江源月想了想說道。

  “學姐,不是爭取,是一定,要不然我讓我老婆放下工作去參加中秋晚會為了什麽?”徐傑對學姐敷衍的態度非常不滿。

  “好,一定!”江源月最終還是妥協了,誰讓她欠對方一個人情呢?

  而且今年的春節晚會語言類節目,大概率還需要對方出個小品的本子,現在把人情還上,也方便下次再請對方幫忙。

  不是有那麽一句話嗎?

  好借好還,再借不難。

  “我就知道學姐是個爽快人,那莪就提前謝謝學姐嘍。”徐傑笑著說道。

  “隻要你別不認我這個學姐就行。”江源月說道,也算是為下次請對方幫忙做鋪墊吧,畢竟眼瞅就要到十月份了,距離春節也越來越近了。

  “學姐對我這麽好,我怎麽能把學姐忘了呢?對了,中秋晚會海報記的早點兒發,還有,別忘了我老婆的C位。”徐傑提醒道。

  上中秋晚會,屬於電影上映之後的宣傳,而上中秋晚會海報,屬於電影上映之前的宣傳,對預售有幫助,這才是他現在最需要的。

  “知道啦!”江源月說道。

  這個學弟,還真是一點兒虧都不吃啊。

  徐傑又捧了學姐幾句,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雖然沒能談成廣告,但是也賺了一波宣傳,不算虧,接下來就看宣傳的效果了,華夏電視台的宣傳,應該能吸引一些流量。

  徐傑下了車,正準備回編輯室,沒走多遠就看到了陸宏陸副總編。

  “陸總編好,你這是下班啦?”徐傑主動上前打招呼。

  “嗯,下班了,你這是來找人的嗎?”陸宏問道。

  “我來為《平凡的勇氣》做宣傳片。”徐傑解釋道。

  “哦,沒想到這麽快,一轉眼的工夫,《平凡的勇氣》第二季也要開播了,怎麽樣,對第二季有什麽期待?”陸宏笑著問道。

  反正他對《平凡的勇氣》第二季期望值很大。

  “希望收視率能夠超過第一季。”徐傑說道。

  “我相信你,一定沒問題的,好了,你快上去吧。”陸宏衝著福將擺擺手,然後向自己的車走去。

  徐傑看著陸副總編的背影,突然叫住了對方。

  “陸總編!”

  “嗯?”陸宏停下來,回頭疑惑的看向福將問道:“小徐,還有什麽事嗎?”

  呃……

  徐傑不淡定了,甚至有些慌。

  剛才他的腦子裏麵隻是閃出一個想法,結果還沒考慮清楚,話就脫口而出。

  這可怎麽辦?

  說,還是不說?

  “小徐?”陸宏奇怪的看著欲言又止的徐傑,一邊走回來一邊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麽事呀?有困難盡管說,我一定想辦法給你解決。”

  如果是別人,他肯定不會過問,但是現在福將有難,他豈有不管之理?

  有福將在,他才能更好。

  徐傑看到陸副總編的態度,於是也不再猶豫,張口就道:“陸總編,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為我們公司的電影在京城衛視中打個廣告?”

  陸宏微微一愣,接著問道:“你說的是你拍的那部電影吧?”

  他最近刷手機的時候,看過那部電影的宣傳片,所以也關注了一下。

  “嗯。”徐傑點點頭,然後說道:“陸總編,我們京視文化窮,這你是知道的,我那部電影現在連宣傳費都拿不出來,所以也隻能求你幫忙了,你是副總編,又是衛視頻道的負責人,能不能免費播幾輪電影的宣傳片呢?要不然我也隻能繼續拿酒去找院線公司幫助了。”

  學姐沒能幫他在華夏電視台打廣告,所以他想再試試運氣,看看陸副總編能不能幫他在京城衛視打廣告。

  雖然京城衛視在影響力、收視率等方麵無法跟華夏電視台比,但它在國內的省級衛視當中還是有一號的。

  而且它麵對的收看群體不光是京城地區的觀眾,還有全國各個省市的觀眾,如果能在京城衛視打廣告,也算是除華夏電視台之外最好的選擇。

  陸宏聽後,頓時也不淡定了,對方酒精中毒剛剛搶救過來,這才好了沒幾天,哪能繼續去喝酒?

  “小徐,你可千萬不能那麽做,一定要保重身體呀。”陸宏語重心長的說道。

  對方現在可是整個京城廣播電視台的財富,一旦對方出了什麽事,受到影響的不光是京視文化,還有京城衛視。

  就拿對方今年導演的兩個綜藝節目來說,加起來為台裏帶來十幾億的讚助收入,這樣的人別說是在京城電視台,就是全國任意一家電視台,也找不出第二個來。

  “陸總編,我也不想,可是我沒有其他的辦法。”徐傑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說道:“想必你也聽說了我和鄭國良比試的事,如果我在票房方麵輸給他,不僅要要拿出上千萬,同時還會嚴重的影響到京視文化今後在影視圈的發展,所以於公於私,我這次都不能輸。”

  陸宏沉思了片刻,覺得小徐說的也有道理。

  對方代表的不僅僅是個人,還有整個京視文化。

  雖然他希望小徐專注綜藝節目,不要去搞影視劇,可是這也關乎整個京城廣播電視台的利益。

  而且小徐都已經找上門了,他也已經把話放出去了,如果選擇袖手旁觀,試問以後還怎麽跟小徐處?

  明年的《跨界演員》和《平凡的勇氣》誰來負責?新筆趣閣

  京城衛視未來的綜藝節目誰來扛起?

  “小徐,老陸就一點兒宣傳費都拿不出來嗎?”陸宏試探的問道,雖然京視文化是京城廣播電視台的公司,但是老話說的好,親兄弟明算賬,哪怕少一點,也比一毛不拔好聽。

  “一兩萬還是有的,夠嗎?這筆錢我本來是打算去買酒的。”徐傑說道。

  “……”

  陸宏直接無語。

  他知道京視文化窮,但是沒想到這麽窮。

  “咦,不對呀,《跨界演員》不是拍出了五億五千萬的冠名費嗎?別告訴我全都花光了。”陸宏說道。

  要說京視文化往年窮,他相信,但是要說今年窮,他還真不信。

  “陸總編,你有所不知,《跨界演員》剩下的那筆錢是留著拍電視劇的,你當初不是說過,隻要是我負責的電視劇,就能在京城衛視黃金檔播出嗎?我當然不能辜負你的信任,一定要好好把電視劇做好嘍。”徐傑一本正經的說道。

  “可是,可是那麽多的錢,稍微拿出一點也好啊。”陸宏說道。

  “不行呀陸總編,這次的電視劇是大製作,相信你也聽說了,女主有柳青和劉佳曼,都是大明星,所以現在的預算隻少不多,連一分錢都不敢亂動,這就像居家過日子似的,每筆錢都有每筆錢的用處,能用買豆油的錢去買大米嗎?那還炒不炒菜了?”徐傑又開始了他最擅長的講道理。

  “那你在炒菜的時候不能少放點兒油嗎?”陸宏問道。

  “少放……少放菜不香啊!”徐傑說道。

  陸宏張了張嘴,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

  小徐說的有錯嗎?

  沒錯!

  不是有那麽一句話嗎?不當家不知柴米貴。

  他當過京城衛視的家,所以非常理解小徐現在的處境。

  隻是,自從對方去了京視文化之後,感覺京視文化的項目都鳥槍換炮升級了。

  以前都是拿幾百萬去拍影視劇,為了風險均攤,最高都不超過一千萬,可是現在呢?不是幾千萬,就是上億。

  這要是賠了……

  還真像小徐說的那樣,不能輸!

  一旦輸了,整個京視文化都會完犢子。

  “好吧小徐,衛視頻道可以為你的電影做宣傳,當然,一分不掏是肯定不行的,這也違反台裏的規定,不過,你們京視文化可以先欠著這筆錢,等電影上映,拿到收益之後,再把這筆宣傳費還上,怎麽樣?”陸宏看向徐傑,給出自己的建議。

  “打白條?”徐傑問道。

  “也可以這麽理解。”陸宏點點頭。

  徐傑想了想,由於之前給學姐打過電話,所以對於陸副總編的答複,也並沒有感到意外,不過這個建議還是很不錯的。

  帳掛在京視文化的頭上,就算電影票房不理想,今年還不上還可以明年還,明年還不上還可以後麵還,反正又沒掛在他個人的頭上。

  再說,做過生意的都知道,哪家公司還沒幾筆壞賬?

  “謝謝陸總編,就按你說的辦,我要在新聞、電視劇、熱播節目前後輪番打廣告。”徐傑說道。

  “啊?你說的這幾個時段可都是廣告費最貴的。”陸宏提醒道。

  “左右都是欠,一塊錢是欠,一百萬也是欠,還不如放手一搏,網上不是流傳著那麽一句話嗎?搏一搏,單車變摩托,拚一拚,黑土變黃金。”徐傑說道。

  啊?

  陸宏一聽,頓時愣住了。

  瞅對方的樣子,好像壓根兒就沒打算還賬似的。

  他開始後悔了。

  這小子,還真打算一毛不拔,空手套白狼啊?

  ……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