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讀小說 > 棄宇宙 > 第一二一零章 順手坑一下石長行
  藍小布對一淨聖城是最熟悉的,此刻他再次到了一淨聖城附近。不過他這次沒有進入一淨聖城,而是在距離一淨聖城千萬裏之外的一處荒野停了下來。

  因為擔心關衝會因為關欲雪找到這裏來,藍小布沒有敢將關欲雪送出來,而是很幹脆的來到了宇宙維模之中。

  “你到底是何人?”藍小布一出現,關欲雪就立即大聲問了出來,隻是她問了一半,就疑惑起來,“你又是誰?”

  藍小布手一帶,在長生界中的太川落在了關欲雪麵前。它很是不屑的看著關欲雪說道,“當年你家川爺就和你說過,不要動爺爺,你偏不聽,怎麽樣?今天你已經是階下囚。

  “你是布爺?”關欲雪急切之下,脫口而出。

  她並不知道藍小布的名字,隻是因為太川不止一次的和她說過,布爺會來救它的,讓她不要和布爺作對。還沒想到,今天真的見到了這個布爺,而她竟真的落在了這個布爺的手中。

  藍小布手一招,遠處被禁錮住的天毒聖人就好像一個破沙袋一般,落在了藍小布的麵前。

  “布爺,這件事我真是無辜的啊。”天毒聖人一看見藍小布,立即就恭謹的求饒。

  他心裏卻是歎息一聲,自己果然是沒有猜錯,藍小布還真的來了。連大道第六步都是他的手下,為他辦事,這家夥似乎到哪裏都是風雲人物。這還隻是一個藍小布,如果那個莫無忌也出現了,這兩個人聯手,大宇宙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姓莫藍了吧。

  “無辜?嗬嗬,在百零宇宙你放走秦擎天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又在大衍界勾結秦擎天怎麽說?”藍小布聲音很冷,讓天毒聖人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他怎麽就鬼迷心竅和秦擎天聯手了呢?可以想象,當初就算是大衍界沒有被關衝卷走。他和秦擎天聯手後,最終還是要被藍小布抓到的。人家連大宇宙都可以來,甚至都可以滅掉聖劍宮,在中等宇宙會抓不到他天毒聖人?

  聽到藍小布的話,天毒聖人盡管還想辯駁,可他卻找不到任何稍微正當一點的理由。在藍小布這種人麵前,狡辯沒有任何意義,他歎了口氣,也許隻能認命了。以他當年出工

  不出力的過往,藍小布絕對不會再收他為手下的。

  “你將我抓到這裏來,找爺爺遲早會知道是你做的,將

  來我真衍聖道必定會對你通緝,整個大宇宙恐怕再也沒有你存身之地。”關欲雪冷靜下來,她也知道,現在小命在藍小布的手中,那個九嬰肯定也是藍小布的手下,不要說她爺爺現在不知道她在哪裏,就算是知道,也來不及救她。

  藍小布根本就懶得理睬關欲雪,手一張,將關欲雪手中的戒指抓了過來。神念落在這戒指上,各種道則轟下去,隻是花費了半柱香時間,就將這戒指外麵的禁製全部去掉。

  不過藍小布並沒有急著用神念滲透到這戒指中,而是開始刻畫各種結界道則,然後煉化這枚大衍界戒指。…

  藍小布在煉化大衍界,太川則是盯著關欲雪和天毒聖人

  “太川,我對你也算是不錯吧,雖然將你交給了拍賣會,卻沒有虐待你。”關欲雪見藍小布煉化大衍界,就想要從太川這裏取得突破口。

  太川冷笑道,“那是因為你沒有資格讓你家川爺認主罷了,本來布爺也不一定會殺你,但你殺了青珊姐姐,你這條小命就別想了。”

  “宜青珊不是我殺的。”關欲雪立即辯駁道。

  太川不屑的說道,“你以為你家的那個老不死關衝能活多久嗎?老東西是安穩久了,居然敢惹到布爺和我川爺頭上

  關欲雪索性閉上了眼睛,說她爺爺活不了多久?這要有多大的膽子才敢這樣說?

  一邊的天毒聖人沒有說話,他卻懷疑太川說的是真話。

  當年藍小布和莫無忌兩人聯手,都差點讓秦擎天走掉。而現在藍小布卻能收服第六步,並且借助這個第六步大能的手滅掉聖劍宮,還將太川救出來,然後公然到真衍聖道抓走他和關欲雪。藍小布應該是跨入第四步大道了,這個進步簡直.

  以藍小布這種成長速度,將來滅掉關衝似乎也不是什麽不可能的事情。

  天毒聖人可不知道,滅掉聖劍宮,藍小布可沒有讓方之缺動手。

  藍小布撕開大衍界戒指的禁製,開始煉化大衍界的時候,關衝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可讓他憤怒和瘋狂的是,他根本就無法鎖定藍小布所在的位置。很顯然,藍小布是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而且藍小布的這個世界等級還不低。

  也許隻有道祖才能找到藍小布的位置,隻要他將大衍界的禁製道則給道祖,就算對方在自己的世界中煉化大衍界,道祖也可以找到對方在哪裏。

  可他雖然是一個聖主,想要尋找道祖幫忙,卻不大容易,或者說根本就不可能。

  也許

  關衝忽然想到了一個人,他對苦一熾躬身一禮,“苦天帝,之前我心急孫女的下落,說話有些衝,還請天帝見諒。

  苦一熾不明白關衝話的意思,見對方客氣道歉,也是還了一禮,“關聖主客氣了,那種情況下,有些心急也是正常,這沒有甚麽。那方之缺既然逃進了混沌之中,想要出來恐怕很難了。他如果不是死在混沌之中,就是在混沌之中跨入第七步。不過無論他是不是跨入了第七步大道,隻要他敢出來,我中央天庭就必定全力出手,將他抓住。”

  關衝再次感謝後說道,“苦天帝,我剛剛感應到有人在破解我孫女的世界,可我無法撲捉到對方的方位”

  關衝的話活沒有說完,苦一熾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他苦

  笑說道,“道祖的時間何等寶貴,我隻是一個小小的天帝,根本就請不動道祖.…”

  關衝都辦不到的事情,肯定隻能是請道祖了。想要請道祖幫忙,那就免談了。如果什麽事情都需要道祖幫忙,那道祖也沒有必要扶持一個天庭出來。…

  關衝連忙說道,“我不是想邀請道祖幫忙,而是想要請長行道尊。”

  石長行的下落,也隻有苦一熾這個天帝知道,所以關衝才求到苦一熾麵前。

  “關聖主,石長行有可能和方之缺有關係,他怎麽可能幫忙?”破墟聖道的聖使離竭疑惑的看著關衝說道。

  關衝隻好說道,“長行道尊和方之缺有關係隻是我們的猜測而已,猜測也隻是因為一隻混沌獨角獸。萬一沒有關係呢?而且就算是有關係,我相信長行道尊也不會派人擄走我孫女。”

  不久前關衝還在真衍聖道說就算是石長行,也不能不顧公平道義,現在需要石長行幫忙了,立即就將話反過來說,真是嘴巴隨著屁股走。

  隻是這裏也沒有人反駁他罷了。

  苦一熾點點頭,,“我不久前剛剛收到消息,長行道尊已經到了安洛天城,應該是打算在安洛天城住一段時間。既然關聖主想要見長行道尊,不如我們一起現在就去安洛天城。

  ”

  有苦一熾這個天帝在,隻要在中央世界範圍內,總是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安洛天城所在。

  正如苦一熾所言,石長行剛剛到安洛天城。石長行之所要上自己的女兒石婉容參加永生大會。等永生大會之後,他

  會想辦法讓女兒跨入大道第六步。

  不僅如此,他還要帶著石婉容多見識各種各樣的人,增加石婉容的閱曆。否則的話,再遇見大冰磐宮這種道門,難道他還能永遠跟在女兒身邊不成?

  因為石長行本來就要參加永生大會,所以苦一熾很容易就在今洛樓見到了苦一熾。

  聽到關衝和苦一熾的話後,石長行立即就皺眉起來,他有些懷疑進入真衍聖道的人是藍小布。可他沒有證據,唯一的證據就是有方之缺參加。他離開詛咒道城的時候,藍小布和方之缺都在詛咒道城,這兩人是能聯手的。

  讓他不明白的是,方之缺是大道第六步,而且還沒有任何大道裂痕,這就不對勁了啊。第一方之缺不可能如此短時間完善大道,第二藍小布不可能請動方之缺,所以他又覺得不是藍小布。

  除此之外若是藍小布的話,藍小布根本就沒有必要采取這種過激的手段。他留了一枚身份牌給藍小布,藍小布完全可以借助他的身份去真衍聖道。如果真衍聖道真關了藍小布的朋友,憑借他石長行的名字,還是可以救人的。

  不對,石長行很快就肯定,那個人百分之百是藍小布。因為藍小布去大冰磐宮救過人,現在想來藍小布去大冰磐宮救的應該就是那混沌獨角獸。想到這裏石長行明白過來,自己被藍小布坑了。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