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讀小說 > 秦薇淺封九辭全文免費閱讀 > 第2187章 你裝睡!
特別是聽說江玨為了秦薇淺挖了一個魚塘還放了幾千斤魚進去,就是為了給她釣魚解悶的時候,伊蘭很羨慕。
因為江玨從來沒有為別人做過這種事情,就算是認識了這麽多年的自己,江玨也沒有做過這種事。
她是羨慕秦薇淺的,但是她一點也不嫉妒,也不知道為什麽。
用晚餐的時候,江玨不在,伊蘭也沒怎麽吃,隻是吃了兩口意思意思就走了。
傭人把伊蘭送到樓上安排住所。
徐嫣算是看出來了:“淺淺,你這舅娘不太對勁啊。”
“嗯,你也看出來了?”秦薇淺好奇。
徐嫣說:“我覺得她一點也不想留在這裏,她是被我們綁來的嗎?”
“不是。”秦薇淺忍著沒笑:“你怎麽會這麽問?”
“我剛才瞧見她一直望著對麵那一座古堡,那是她住的地方嗎?”徐嫣追問。
秦薇淺說:“不是,那是我舅舅的書房,這兩座古堡是連起來的,我舅舅的書房就在那個位置。”
“嘖嘖,我算是看出來了,你這個舅娘對咱們舅舅用情至深啊。”徐嫣忍不住感歎。
秦薇淺點點頭:“我也覺得。”
“可是咱們家舅舅好像不太喜歡她。”徐嫣又拉長了臉。
秦薇淺也是點點頭,至於為什麽,秦薇淺也不知道,難道江玨是喜歡別人?又或者是對伊蘭隻是單純的合作沒有感情?
秦薇淺也猜不透。
徐嫣說:“要不你考慮一下我吧?”
“考慮你什麽?”秦薇淺詫異地問。
徐嫣說:“自然是考慮一下讓我做你舅娘!”
“你瘋了吧,我舅舅比你大了十二歲!”秦薇淺連忙說道。
徐嫣小聲嘀咕:“十二歲而已,也沒多大呀,我就喜歡比我大的大舅舅,那麽有錢,我嫁給他,以後就不用工作了。”
“你想的挺美。”秦薇淺小聲吐槽。
徐嫣生氣了:“都說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小氣。”
“那行,我一會兒就去問問舅舅對你有沒有興趣。”秦薇淺很幹脆就答應了徐嫣。
這可把徐嫣給嚇壞了,徐嫣連忙拒絕:“不,不行!你可千萬不能去,我還要臉。”
秦薇淺樂得大笑。
徐嫣漲紅了臉怪不好意思的:“笑什麽?我要是真的成了,你以後還得叫我舅媽,我隻是不想占你便宜,懂不懂?”
“懂,我都懂。”秦薇淺連連點頭。
晚餐結束後,徐嫣就去外邊的莊園躺著了。
秦薇淺閑著沒事做就跟著徐嫣一塊出去躺著。
今天的天氣很好,還能看到星星和月亮,很大,很漂亮。
秦薇淺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徐嫣說:“淺淺,你說這國外的月亮看起來怎麽這麽圓?”
“今天十六,到哪裏看月亮都是圓的。”秦薇淺回答。
徐嫣嘴角抽搐:“你怎麽能這麽煞風景?”
“難道我說錯了?”秦薇淺反問。
徐嫣小聲吐槽:“我本來還想來一句非常有意境的詩,你一張口我就忘了。”
“行吧,那我不說話,你繼續作詩,認識你這麽久了我還不知道你還會寫詩。”秦薇淺小聲調侃。
徐嫣不高興了:“你小看我?”
“我倒是想高看你幾眼。”秦薇淺回答。
徐嫣無奈地歎了一口氣:“算了,我還是閉著眼睛吹吹海風吧。”
附近有海,風很大,在古堡外可以吹得到,很涼快。
秦薇淺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有點冷,她回頭看了徐嫣一眼,發現這家夥還在出汗,身體不是一般的好,也就她自己一個人不抗冷。
“我回去穿一件衣服。”秦薇淺受不了,被風吹得頭疼。
她從沙灘椅上站起來,就準備往回去的地方走,不料一件非常暖和的衣服忽然披在她的身上。
秦薇淺微微一怔,回過頭,才發現是封九辭在給她披衣服。
“穿著吧。”封九辭沉聲說道。
秦薇淺緊了緊身上暖和的外衣,笑著說了聲“謝謝”。
徐嫣瞧見了,不高興:“封總就隻有一件衣服嗎?沒有我的份嗎?”
“沒有。”封九辭拒絕得很幹脆。
徐嫣小聲吐槽:“我可是淺淺的好朋友,你對我這麽敷衍小心我在淺淺耳邊吹枕頭風。”
“她身邊睡的人一直是我,你上哪裏吹枕邊風?”封九辭反問。
徐嫣一愣,直接被這一句話給問住了,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好,最後隻能硬著頭皮咬咬牙:“算了,我不跟你們一般見識。”
作為一個單身狗,徐嫣很識趣地背過身,不去看眼前的人秀恩愛。
秦薇淺臉頰微微泛紅,她對封九辭說:“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在外邊和徐嫣玩一會兒,到點了就回去。”
“冷了就多穿衣服,我去給你拿一頂帽子,海邊風大。”
封九辭說完還真的就去拿帽子了,不過這一次他拿的是兩頂帽子,一頂帽子給了秦薇淺,剩下的給徐嫣。
徐嫣非常感激,也不好意思說封九辭壞話了。
秦薇淺說了聲謝謝後目送封九辭離開。
她重新回到自己的沙灘椅上,舒舒服服地躺下來。
徐嫣看了一眼那件大大的外套,酸了:“在我麵前秀恩愛合適嗎?”
“合適啊,有本事你也找一個在我麵前秀?”秦薇淺反問。
徐嫣咬咬牙:“男人都是狗東西,我不找。”
“你這話可千萬不要讓別的男人聽到,萬一記仇了,你可就慘了。”秦薇淺提醒。
徐嫣拉長了臉:“哦,我知道了,我不說了還不行?但是你們兩個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感受?我可是孤身一人來陪你的,你可不能為了封九辭冷落我。”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當然不會。”秦薇淺保證。
徐嫣:“那今晚上你跟我睡,我要給你吹枕邊風,我倒是要看看封九辭能把我怎樣!”
秦薇淺直接讓徐嫣給整無語了,她說:“你確定?”
“當然啊!”徐嫣毫不客氣地回答。
秦薇淺說:“那行,一會兒我讓人再多給你準備一張床。”
“我跟你睡一張床不行嗎?”徐嫣詢問。
秦薇淺搖搖頭:“不可以,你最近睡覺都打人,我不想跟你睡一起。”
“有嗎?我什麽時候打人了?你可別誣陷我。”徐嫣死不承認。
秦薇淺說:“上次我讓你踢了一腳,你忘記了?”
“那不是做噩夢嘛。”徐嫣小聲嘀咕。
秦薇淺冷哼:“反正咱倆不睡一張床,你想做什麽夢都行。”
“那我不要跟你睡了,小氣鬼。”徐嫣拉長了臉,不高興了。
秦薇淺也懶得哄她,上一次徐嫣睡著打了她一頓的畫麵,現在秦薇淺還記憶猶新呢,她可不會再給自己找上麻煩。
在海邊吹了半個小時的風,夜裏很大,不小心把秦薇淺的帽子給吹飛了,她不想在這裏幹吹風了,對徐嫣說道:“我要回去了。”
“你回去這麽快做什麽?現在還早。”徐嫣反問。
秦薇淺說:“不早了,該回去洗洗睡了。”
徐嫣沒想到秦薇淺真的說走就走,回過頭說:“你不陪陪我?”
“不了,你也早點睡吧。”秦薇淺背對著徐嫣擺擺手。
徐嫣拉長了臉:“這就走了?”
她不高興,也沒有心情在這裏繼續躺下去了,拿起帽子就追上秦薇淺。
“怎麽了?”秦薇淺好奇的詢問。
徐嫣說:“你不在,我一個人覺得沒意思。”
“我陪你打球吧?”秦薇淺看徐嫣的確是無聊得緊,主動提議。
徐嫣很高興:“打台球!”
“好。”秦薇淺很爽快地答應了。
跟徐嫣玩到夜裏十一點,管家來通知了兩人才回去。
徐嫣有自己的住處,一個人睡一層大房子,舒服得很,秦薇淺則是回到自己的臥室,隔壁的房間裏,門是開著的,伊蘭不在,這讓秦薇淺很意外,問過家裏的傭人才知道伊蘭今晚是睡在秦薇淺的樓下,有專人保護。
秦薇淺放了心,洗了個熱水澡,回到床上時已經快十二點鍾了,她看了會兒手機就關了燈,迷迷糊糊時感覺有人上了床,把秦薇淺嚇了一跳,她伸手去摸的時候才發現來人非常熟悉,是封九辭。
秦薇淺也就沒有睜開眼,很自然地抱著他:“怎麽這麽晚才回來?”
“剛忙完,你呢,這個點還沒睡?”封九辭好奇地詢問。
秦薇淺說:“本來快要睡著了,這不是被你吵醒了嘛。”
“看來是我不應該出現在這裏。”封九辭赫然開口。
秦薇淺抬起頭,認認真真地看了封九辭一眼,黑漆漆的什麽也看不見,但秦薇淺依然能夠感覺到一股濃濃的酸味。
“上哪裏吃醋了?這麽酸?”她忍不住詢問。
封九辭被秦薇淺給逗笑了,嘴角彎了彎,說:“徐嫣不是說好今晚要跟你一起睡嗎?人跑哪裏去了?”
“跑去睡她的大房子了,好不容易能夠在這麽大的城堡度假,總不能一直跟我擠在一張床上吧?”秦薇淺懶洋洋的回答。
封九辭覺得秦薇淺說的還挺有道理,他看著秦薇淺趴著睡覺的模樣,認為這麽趴著她可能會不太舒服,封九辭伸手將秦薇淺擁入懷中,讓她趴在自己的懷中睡。
“嗯?你心跳好快。”秦薇淺好奇的抬起頭。
封九辭笑著說:“好好休息。”
“嗯。”秦薇淺乖巧點頭之後,果真就老老實實閉上眼睛。
封九辭還有文件沒有看完,開著個小夜燈,一邊摟著秦薇淺,一邊認認真真的看文件裏的內容。
懷中的人時不時哼一聲,封九辭看了一眼秦薇淺,已經睡著了,就小心翼翼將人放在枕頭上,繼續工作。
忙到淩晨兩點多,封九辭才放下手頭上的工作,摟著秦薇淺入睡。
早上八點多秦薇淺就醒了,看到還躺在自己身邊的封九辭時秦薇淺有些意外,以往這個時候封九辭都已經離開,秦薇淺很少能看到封九辭這麽個大活人。
今天突然看到封九辭,她多少有點意外,眨了眨好看的大眼睛,認認真真打量著封九辭熟睡的容顏。
不得不說的是封九辭長得是真的很好看,劍眉星目,五官很完美,嘴唇也很漂亮,說實話,每天早上起床能看到這麽帥的一張臉,年輕十歲也不為過。
但這隻是針對睡著時的封九辭,他清醒的時候可是冷冰冰的,多看一眼秦薇淺都感覺自己要小命不保。
她餓了,想要起床。
剛準備爬起來卻發現自己被人給抱住了,秦薇淺猛地低下頭,才發現封九辭睡覺的時候竟然一直抱著她。
此時的秦薇淺想走也走不掉。
她黑著臉掙紮了好一下也沒能從封九辭寬大的手臂中掙紮出來,最後她徹底沒了力氣,決定叫醒這個男人。
“封九辭,醒醒,起床了。”秦薇淺大聲喊道。
床上的男人一動不動。
秦薇淺伸手去拍他的臉:“快點醒醒,起床了,你壓著我了。”
男人還是一動不動。
“你裝睡?”秦薇淺認真的說。
封九辭還是不理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秦薇淺被氣到了,她很清楚封九辭的為人,平時就是有人悄無聲息的走到他身邊,他都能察覺到,現在自己叫了這麽多次怎麽可能還是睡著的?肯定是裝的!
秦薇淺生氣了,雙手直接往封九辭的臉上掐。
男人蹙眉,一雙冷酷的眸子赫然睜開。
“你裝睡!”秦薇淺生氣的說。
封九辭握住秦薇淺的手,詢問:“叫醒我有什麽事?”
“你剛才勒著我了。”秦薇淺回答。
封九辭看了一眼手腳活動自如的秦薇淺。
“你還有一隻手在我腰上。”秦薇淺提醒。
封九辭沉聲說道:“幾點鍾?”
“八點了,該起床吃早餐了。”秦薇淺回答。
封九辭看了一眼時間,“還早,再睡一會。”
他被子一蓋,直接就把秦薇淺給蒙起來。
秦薇淺滿頭黑線:“我餓了,你不起來我起,鬆開手,我要下床。”
“陪我再睡一會。”封九辭沉聲說道。
秦薇淺不樂意:“我不,你放開我。”
男人凝著臉,忽然一個翻身直接就把掙紮的秦薇淺抵在身下,他漆黑的雙眼中充滿威脅:“我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要不要留下來陪我?”
“我可以說不要嗎?”秦薇淺小心翼翼的試探。
封九辭很不喜歡這個答案,危險地注視著她。
秦薇淺說:“你要是困了繼續睡,我先走了。”
她蜷縮著身子就要逃走,結果人才剛動一下,就直接被封九辭給按住雙手,他吻上她的唇……